马云释疑支付宝单飞 称协议控制不可行

日期:2017-03-06 04:22:03 作者:纵掐 阅读:

昨天下午,针对支付宝所有权变更事件,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云在杭州举行媒体沟通会 昨天14:00,在杭州淘宝总部的会议室,阿里巴巴集团CEO马云带领支付宝CEO彭蕾、支付宝CFO井贤栋一道出现在支付宝媒体沟通会的现场 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媒体见面会中,身穿条纹衬衫的马云表情并不轻松就在沟通会的前一晚上,身在美国的马云刚刚和财新传媒(微博)总编辑胡舒立就“契约精神”进行了一场长达2个小时的短信激辩 然而相比“契约精神”,业内人士更关注协议控制(VIE)问题今年一季度,阿里巴巴集团终止了对于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浙江阿里巴巴”)的协议控制,这究竟是迫不得已,还是另有所图 彻底脱离阿里巴巴 从2009年到2011年间,支付宝通过两次股权转移及一项协议控制的取消彻底变身成为一家内资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2009年6月1日,双方进行了第一次转让,支付宝原股东、阿里巴巴集团全资子公司Alipay E-commerce Corp.(下称“Alipay”)向浙江阿里巴巴转让了支付宝70%的股权,作价2240万美元(折合1.67亿元人民币)支付宝由外商独资变为中外合资企业浙江阿里巴巴由马云控股 2010年8月6日,双方进行了第二次转让,Alipay将剩余30%的股权转让给浙江阿里巴巴,作价1.6498亿元交易完成后,浙江阿里巴巴共支付3.3亿元将支付宝收为全资子公司 马云表示,2009年6月的第一次股权转让是受到阿里巴巴董事会的口头批准的直到2009年7月24日,阿里巴巴董事会有一个纪要,正式授权管理层通过股权结构的调整获得支付牌照 根据2010年6月央行颁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和出资比例等,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如果走国务院审批路线,支付宝拿到牌照或将遥遥无期 然而,到今年第一季度,阿里巴巴终止了对于浙江阿里巴巴的协议控制,并把此事通知了雅虎、软银等股东直到5月雅虎向股东通报此事,外界才获悉 所谓协议控制,常见于中国赴美上市公司的安排这些企业一般先在境外设立离岸公司,并反过来收购境内企业,以达到收益输出、在美上市的目的但在出版、互联网新闻等外资禁入行业,实际控制人无法通过离岸公司直接控制境内企业,便通过在境内设置另一外资公司,在协议控制结构下,作为境内公司独家服务公司达到转移支付的目的,并间接将利益输往境外 为何不能协议控制 据马云昨天透露,原本阿里巴巴管理层与软银、雅虎讨论的方案都是设立协议控制,但后来因为央行的过问而放弃了这一方式,直到“先斩后奏”拆出支付宝,也未能与另两家股东达成一致 阿里巴巴表示,2011年央行专门给支付宝发函,要求支付宝出具声明,证明浙江阿里巴巴为支付宝的唯一实际控制权人,无境外投资人通过持股、协议或其他安排拥有本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在支付牌照的问题上,马云表示不愿冒险“(软银CEO)孙正义、(雅虎创始人)杨致远认为,只要协议控制就可以但获取央行牌照不能存在侥幸心理明天就要递申请27张牌照如果没有支付宝,需要上报国务院另行规定的话,那整个事情就搞大了,未来都不一定了”马云说 但央行“唯一实际控制权人”的规定究竟是对支付宝的“个性化要求”还是行业的普遍准则 一家支付企业人士对《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表示,在发牌过程中央行与支付企业进行了非常细致的沟通,“(央行)对于各企业的要求按理应该是一视同仁,不会区别对待” 对于支付宝的言论,他表示,除非是因为支付宝所占市场份额的确太大,在其他业界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央行特殊对待了 尽管公开信息显示,得牌第三方支付企业的牌照公司控股股东清一色是“非常干净”的内资背景,不过,有数家支付企业相关人士在与记者私下沟通时也承认了该公司尚存协议控制结构据透露,手法一般是境外投资者通过离岸公司或创始人及关联人士达成协议控制而实现 在昨天的媒体沟通会上,当有记者提问,很多第三方支付公司都有协议控制,为什么央行偏偏针对支付宝时,马云回应:“确实有人在用这个办法,但我们明确知道,这是行不通的”马云认为,根据央行今年第一季度的发函,实际上明确了不能够协议控制按照马云的说法,这种行为需要报批国务院另行批准,“要出一个另行规定的文件,又要两三年,这两三年别人都有牌照,我们没有,那是不可想象的” 马云透露,和杨致远、孙正义的谈判还在继续 马云有私心 对于马云的“协议控制不通说”,一些评论人士有些不以为然汉能投资集团执行董事宋良静认为马云的决断有些“夹带私货”的嫌疑,醉翁之意仍是借获牌的政策问题与雅虎在阿里巴巴股权方面较劲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宋良静表示,央行并未明确协议控制结构一定不能获牌,阿里巴巴管理层因为担心不能第一批得牌,就引发这么大一场风波,未必值得 对于马云的言论他表示遗憾,“因为时间来不及的理由而自行处分集团资产转出,绝对不应该这么做” 互联网资深观察家、雅虎中国前总裁谢文的观点更为激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甚至说,如果三大股东之间实在难以调和的话,哪怕解散公司阿里巴巴管理层都不该违反公司治理法规私下转移支付宝资产 同时,他认为,即便协议控制结构存在风险,也并非百分之百没有解决方法,“现在再与软银、雅虎谈补偿问题,其实跟在此前谈没什么区别,核心问题还是在于价格” 博客网创始人、互联网实验室董事长方兴东在微博上就马云昨天的言论评价称,做好支付宝政策文章,是马云能够改变阿里巴巴控制权的为数不多的机会之一,“我可以理解马云的私心” 他在微博中表示,政府如果让所有得到支付牌照的公司全部解除协议控制,